只有把周至锋父母的房子过户到他们夫妻名下才能有安全感-医学资讯
点击关闭

创伤生活-只有把周至锋父母的房子过户到他们夫妻名下才能有安全感-医学资讯

  • 时间:

庆祝澳门回归20载

央視網2019年9月2日消息:2018年2月,江蘇省興化市一居民樓發生火災,一名男子和他的兩個兒女被燒傷,着火的地方是一樓僅有六平米的儲物間內。警方調查發現,居然是該男子自己放的火。

起火后,男子自己爬出了儲藏室,兩個孩子在眾人的幫助下被救出。姐姐當時不滿十一周歲,弟弟也才五歲,他們傷情尤為嚴重,皆是最嚴重的三度燒傷。姐姐的全身燒傷面積是13%,主要集中在面部和雙手;弟弟的燒傷面積更大,達到25%,臉、軀幹、雙手還有下肢全部被燒傷。這樣嚴重的傷情需要持續的整形手術來修復,不但會帶來身體上的劇痛,還有精神上的折磨。

興化市人民法院試圖聯繫孩子母親,但她一直避而不見。2018年9月,此案開庭,周至鋒一人坐在被告席上,陳慕麗還是沒來應訴。法院判決撤銷孩子父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爺爺奶奶為孩子的監護人。周至鋒在庭上失聲痛哭,為自己的愚蠢行為後悔不已。

撤銷監護權孩子被燒傷后,當地記者找到了母親陳慕麗,她表示自己身體狀況不好,經濟上更是拮据,不方便去看望孩子。經記者牽線,她才答應與孩子視頻通話,但之後便再度杳無音信了。孩子們本來渴望媽媽的關心,但陳慕麗的冷漠使渴望逐漸變成了怨懟。

姐姐芸芸回憶,自己手術后第一次照鏡子時幾乎崩潰,本來好好的臉變成了魔鬼一樣。當時小學五年級的她不得不休學,也很少再出門。對一個花季女孩來說,毀容帶來的心理創傷是常人難以理解的,身邊有人說她儘管保住了性命,但沒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在她自己心裏或許也這樣想。

在好心人們的共同幫助下,芸芸將於2019年9月復學,弟弟洋洋也將在同一所學校就讀小學一年級,他們將開始找回自己原本的生活。

「我只是想要房子」孩子父親周至鋒(化名)在2018年9月因放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他反覆表示自己當初並沒有想放火傷人,只是想做個樣子威脅孩子爺爺奶奶把房子過戶給自己。

泰州和興化兩級人民檢察院幫助姐弟倆申請到了22萬元的司法救助金,經檢察院與民政部門協調,兩個孩子被納入了困境兒童救助範圍,每月能領取2000多元的救助金。社會各界的好心人也自發幫助姐弟倆籌集了初期的手術費用。

父親入獄,母親消失,照顧兩個孩子的重任落到了爺爺奶奶的身上。兩個老人年近六旬,沒有正式工作,孩子們巨額的手術費用實在難以承擔。在好心人的幫助下,一家人才能堪堪度日。在為孩子申請低保時,爺爺發現自己並不是孩子的監護人,未來還會有諸多不便。在律師建議下,2018年5月,爺爺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孩子父母的監護權,改由爺爺奶奶監護。

周至鋒靠修理摩托為生,工作辛苦收入卻不高,住的一直是父母的房子。孩子爺爺奶奶表示,房子可以過戶,但他們夫妻必須書面保證房子只用來住,不能買賣。陳慕麗仍不同意,這段婚姻也宣告結束。二人約定孩子歸男方撫養,女方不負擔撫養費。

周至鋒與前妻陳慕麗(化名)在2006年結婚,婚後生下一女一兒,起初婚姻生活頗為幸福。後來兩人爭吵頻頻,幾乎日夜不休,妻子便提出了離婚,理由是缺乏安全感。這個理由聽起來玄乎,解決方法卻很簡單:要房子。妻子表示,只有把周至鋒父母的房子過戶到他們夫妻名下才能有安全感,這樣也就不必離婚了。

弟弟洋洋還處於天真爛漫的年紀,雖然沒察覺到人情冷暖,但燒傷讓他喪失了奔跑的能力,像以前一樣與朋友追逐打鬧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沒有經歷這樣的災難,他們本可以陽光健康地成長,這把火雖沒奪走他們的生命,卻燒毀了他們的童年。

漫漫康復路興化市人民檢察院的翁立萍檢察官多年負責未成年人檢察工作,也參与了更換孩子監護人的訴訟。在法律上的援助之外,她時常去看望芸芸和洋洋,與他們成為了好朋友。燒傷帶來的病痛和心理創傷一度讓兩個孩子關上了心門,但在翁立萍的開導下,孩子們的情況有了好轉。

燒傷的恢復需要持續的康復治療,經濟上的支持的確是雪中送炭,但另一方面,孩子們心靈創傷該如何撫平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檢察院也派出了有心理諮詢師資質的檢察官為孩子們進行心理疏導,幫助他們走出陰影,重新融入社會。

周至鋒一直想挽留妻子,無奈父母和妻子誰也不想讓步。離婚時妻子暗示,如果周至鋒要到了房子,二人還可以復婚。周至鋒後來也多次要求父母過戶房子,老人一直不同意。昏了頭的周至鋒想出了用孩子威脅的想法,2018年2月12日,他將兩個孩子帶到儲物間並鎖上了門,拔掉了摩托車的油管。

周至鋒的目的是把事情鬧大,逼老人和妻子讓步。警察和老人趕到現場后紛紛勸阻,老人也同意了將房子過戶給他。本來鬧劇已經可以收場,但女兒爭奪打火機時出了意外,火被點了起來,一切都變得無法挽回。

今日关键词:法国80万人大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