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该平台“不需处方直接售卖处方药”提出咨询时-萧县新闻
点击关闭

购药互联网-就该平台“不需处方直接售卖处方药”提出咨询时-萧县新闻

  • 时间:

我家那闺女官宣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趙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條款更多可理解為只是禁止特定的模式下的處方葯的銷售,條款規定下,網售處方葯仍可能存在兩種方式——一是藥品的上市許可人、藥品經營企業不通過第三方網絡,而是自建網絡平台、配送的系統進行銷售;二是藥品通過第三方平台展示,消費者最終到線下實體藥店進行相應的結算。

多家APP在患者購買處方葯時需要通過在線醫生溝通后給出該藥品的處方,但新京報記者測試發現,這些措施仍有漏洞可尋。

「線上購葯痛點和亂象的根源在於病患上傳處方的真實合法性難以鑒別。」多年從事互聯網醫藥行業的張丹(化名)表示,「多家平台都是患者自行描述或勾選線下已確診疾病情況,醫生僅是簡單地諮詢幾句就能開具處方,這種流程不能確定患者病情真偽性,並不合規。」

審核粗糙:平安好醫生分分鐘在線開處方

多位業內人士稱,此前多個平台曾不設置任何審核過程,直接銷售處方葯,在線購葯市場亂象頻出。

「在線醫生諮詢時,找個理由,或者在網上找個處方單子提交,基本都能通過。」曾多次在網上購買藥品的小林這樣告訴記者。

7月22日,記者隨機在「平安好醫生」平台上選擇一款「阿莫西林」進行購買,系統顯示需要和醫生溝通並開電子處方。在線醫生僅是諮詢了記者姓名、年齡、性別後,彈出「確認近期是否使用過該藥物」、「用藥後有無不良反應」、「本身是否有禁忌症」、「是否有藥物過敏」等問題。當記者逐一回答后,對方很快彈出一張電子用藥單,上面詳盡地列有診斷結果和用藥建議,以及醫師和藥師的名字。

一些平台對處方葯的銷售數量沒有設置限制,還有平台打出「滿減」、「滿贈」、「套餐」等促銷行為。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社會保障研究室主任陳秋霖副研究員曾表示,從政策角度看,非處方葯是允許直接面向消費者的,但處方葯和患者之間,必須隔着醫生,由醫生來決定患者該不該用、該用什麼,而非自由選購。

「秋水仙鹼對急性痛風性關節炎有選擇性抗炎作用,為高效抗痛風葯。」7月23日,在國內某醫院多年從醫的王弈(化名)解釋稱,「如果一旦超量服用的話,很容易出現低血壓、凝血功能障礙以及肝、腎功能損害等情況,嚴重的話還可能導致患者死亡。」

網購葯平台開出的精神障礙處方藥單。圖片來源:新京報

但意外的是,記者使用該賬號購買另一款處方葯秋水仙鹼時,頁面再次彈回此前同一位醫生對話的界面中。此次記者所使用的姓名、性別均和一分鐘前不同,但對方並沒有提出任何疑問,同樣提出類似問題,並很快開出一張列有購買秋水仙鹼藥品的電子用藥單。根據其下方的支付鏈接,記者順利進入支付頁面。

「部分醫藥電商平台其實不太會關注客人信息真偽性,只要能賣出去葯就行。」7月24日,一位曾從事過醫藥銷售的人士向記者透露,「很多平台所銷售的處方葯都是長期服用的藥品,患者買得越多越好。」

這被張丹看為未來的趨勢,「只有引入互聯網醫院后,或許才能更規範在線購葯市場。」

而實際上,記者並沒有患乙型肝炎。

在線購葯成趨勢 有平台「曲線」銷售處方葯?

7月28日,新京報記者收到一個來自江蘇徐州的貨品。一天前,記者登錄在線售葯平台「風友匯」,在沒有任何詢問病情、是否持有處方的情況下,買到一盒主治痛風的處方葯秋水仙鹼。

「處方葯進入網絡銷售,核心之一正是如何設立規範的管理制度,以確保電商平台所銷售的處方葯都基於真實的處方。」一位醫藥市場從業者王飛(化名)表示。

新京報記者近日對20家在線售葯APP測試發現,在經過多次被曝光及平台自查后,仍有個別平台涉嫌無處方售處方葯,同時,平台對患者個人信息、病情真偽的審核機制也存在漏洞。曾因用戶使用過量導致死亡,引發社會關注的秋水仙鹼片,也有平台不需要處方就能一次性購買多瓶。

除在線諮詢開具處方外,多家平台採取人工電話審核。7月23日,記者在「好藥師」APP上以「拉米夫定片」為關鍵詞搜索發現,平台上有多款不同廠家和價格的藥品售賣。記者選擇一款價格為410元的藥品購買時發現,系統顯示需要填寫姓名、地址以及電話號碼等登記,平台對患者進行人工電話審核。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填寫資料時發現,平台內有「上傳處方箋」的要求,但其後標註着「非必填」。

2019年5月,「平安好醫生」曾一度下架該藥品,其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處方葯在該平台出現原本只是為了展示和科普,並非售賣。

記者購買到的處方葯秋水仙鹼片。圖片來源:新京報

記者還在多個購葯APP上嘗試購葯,並分別接到來自這些平台的電話審核,但溝通中少有平台客服主動提及要求出示處方證明,同樣僅是諮詢記者是否購買了該款藥品以及姓名、詳細地址就表示通過審核。

在記者下單后,接到平安好醫生打來的電話,詢問了姓名、年齡、是否是醫生建議吃的、為什麼吃、有無不良反應等問題。

有平台沒處方也可買秋水仙鹼、注射液等處方葯

1999年12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處方葯與非處方葯流通管理暫行規定》,禁止網上銷售處方葯和非處方葯;2014年5月,《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發佈,允許互聯網藥品經營者按照藥品分類管理規定的要求,憑處方銷售處方葯。這一政策的發佈引燃市場,醫藥電商發展迅速。

「需要注意的是,互聯網醫療,特別是藥品方面,國家監管一直很嚴格。」張丹說。

「網訂店取」、「網訂店送」或成趨勢

據媒體報道,2018年5月,江西九江一位年輕女性通過網購APP購買秋水仙鹼片劑,在陸續服下198片葯后搶救無效死亡。同年11月,上海一位年輕女性同樣通過網絡購葯平台購買了18盒秋水仙鹼片劑,因過量服用導致死亡,隨後家屬將第三方購葯APP以及進駐該APP的商家告上法庭,認為其在未獲取處方情況下隨意大量出售處方葯。

「感覺很機械,一板一眼地詢問你問題,只要你滿足了對方所列出的問題答案,就能拿到處方單。」7月23日,一位曾在「平安好醫生」購買過一款抗精神病葯「奮乃靜」的網友稱,「一度懷疑是否是電腦客服自動應答。從和醫生交流諮詢到下單買葯,全程沒超過2分鐘。」

在一個名為「風友匯」的在線購葯APP中,記者以「秋水仙鹼」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時,平台彈出兩款不同廠商、價格的藥品。在選擇其中一款標價為8元的藥品后,購買頁面上除了藥品圖片,以及描述藥品的作用外,再沒有任何風險提示。

而記者在「微醫」APP中以「乙型肝炎」為由購買「拉米夫定片」時,平台在線醫生也僅是諮詢了患病時長以及腎功能是否正常,就開出病歷和處方。

在點擊「立即購買」后,新京報記者發現平台並未彈出任何醫生溝通頁面,也沒有要求上傳處方等證明,對記者所填寫的姓名、地址也沒有任何真實性審核。而記者嘗試一次性購買20盒共計400片該藥品時,系統直接轉跳到支付頁面。

記者很快接到平台審核電話。在工作人員詢問「是否有醫生處方」時,記者表示處方已丟失,但一直在吃這個葯且沒有不良反應,對方不再詢問,而是問記者一次性需要多少盒,並表示一盒葯價格在45元,如果買上10盒則能享受410元10盒裝的優惠價格,但一次最多只能買10盒。

「線上購葯痛點和亂象的根源在於病患上傳處方的真實合法性難以鑒別。」張丹解釋稱,「多家平台都是患者自行描述或勾選線下已確診疾病情況,醫生僅是簡單地諮詢幾句就能開具處方,這種流程不能確定患者病情真偽性,並不合規。」

「注射液屬於注射劑的一種,按照規定,所有注射劑需嚴格憑處方購買且不允許網上銷售。」王弈說。

有平台銷售注射劑。圖片來源:新京報

記者隨後聯繫風友匯平台客服,就該平台「不需處方直接售賣處方葯」提出諮詢時,對方表示並不清楚「不可以直接售賣處方葯」的規定,同時稱其平台都是合法合規、處方葯可以不需審核直接售賣。當記者問及所謂「合規」的規定時,風友匯工作人員表示自己不太清楚,並提供「另外同事」的電話,之後記者多次撥打該號碼但無人接聽。

「所有直接銷售處方葯的平台都是違規的。」王飛說,「如今為了避免違規,更多的平台在顧客購買處方葯時都會要求出示處方,以及在線醫生溝通交流。但不少平台所採取的模式把關並不嚴格,甚至不排除看似設立醫生檢測關卡,實則『曲線』賣葯的平台存在。」

「作為電子處方,只要上面清楚地記錄著藥品名、相應醫生、藥師的簽字,就能在售葯平台內通用。」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醫藥行業專業人士趙亮(化名)認為,互聯網醫藥未來趨勢肯定是由國家來主導,構建一個從地方到全國性的處方共享平台。「處方從醫院上傳后形成電子處方,每個電子處方有唯一的識別碼。由國家機構來搭建一個信息系統對處方進行審核,審核后再傳到藥店或者電商平台。用戶可以自己選擇去藥店取,或者由藥店配送。」

記者在調查時曾多次使用化名和虛構病情,和線下醫院以及部分藥房購買處方葯需要出示身份證不同,這些平台幾乎沒有對記者真實信息以及病情做出審核。

另一家知名售葯APP「平安好醫生」也在銷售這一藥品。7月24日,記者登錄「平安好醫生」發現,有多款不同品牌的秋水仙鹼在平台上銷售。

「除了政策的監督,更多還需要企業平台的自律,不然很容易會再次引發行業亂象。」王弈說,「如果未來因為個別玩家而導致電商平台被禁止銷售處方葯的話,將會對市場帶來巨大的打擊。」

「滿減」促銷處方葯「這很讓人質疑平台的審核能力和機制。」7月23日,一位業內專家向記者表示。讓他擔憂的是,如何確保病患所上傳處方以及在購葯時所提供信息的真實性。

7月29日,記者聯繫上健康160平台。「我們會有專門的藥師審核患者處方的詳情,並且必須將處方證明照片上傳,之後門店進行發葯。」記者再次登錄該平台嘗試購葯時發現,頁面確實有「上傳處方」選項,在沒有上傳處方直接點擊「提交登記」后,記者很快接到來自平台審核人員的電話。對方僅是告知記者購買的是處方葯,是否有醫生開具處方,記者回復稱一年前曾開具過,沒有任何過敏反應,對方則表示已經通過審核。記者問及收貨時是否需要出示處方,其稱只要將藥費給快遞員即可。

「360健康」平台客服則表示需要反饋法務后再進行對接。記者嘗試向「平安好醫生」發出採訪問題,截至發稿時暫未收到回復。

7月24日,記者登錄「健客網上藥店」APP時發現,平台在阿莫西林等處方葯下標註着「滿399減40」、「滿199減20」的優惠信息,而在「1葯網」APP中,原本價格為23.5元的阿莫西林處方葯標註着「3件單價低至21.5元」,同時還推出「滿199減10」的促銷信息。

5月,武漢馬應龍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因涉嫌採用郵售、互聯網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葯,遭到武漢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2018年時,廣東健客醫藥有限公司因通過郵售、互聯網交易的方式直接向公眾銷售處方葯,被廣東省東莞市葯監局警告並處以罰款。

「如今草案還沒有落實。一旦通過的話,會(對行業)形成很大的衝擊。」7月25日,醫藥行業專業人士趙亮向記者表示,「(這意味着)電商平台沒辦法銷售處方葯了。」張丹則認為,政策是否最終落實並不清楚,但未來的互聯網醫藥市場勢必會越來越往互聯網醫院發展。

「利用顧客佔便宜、囤貨的心態對處方葯進行促銷,很容易引發因囤積藥品而導致藥品過期,不排除用戶服用后引發病患的可能。」王弈稱。

7月22日-25日,新京報記者下載了20款在線購葯APP測試發現,此前多次被媒體曝光,曾引發社會關注的秋水仙鹼、注射液等處方葯如今仍有部分平台繼續銷售,甚至有平台無需出示處方可直接購買。

在線售葯APP調查:無處方售處方葯、醫生諮詢存漏洞

記者發現,除了秋水仙鹼外,不少在線售葯平台還有注射液售賣。

2019年4月,國家衛健委體制改革司副司長薛海寧表示,將繼續推動「互聯網+藥品流通」,推進線上線下協同發展,鼓勵提供「網訂店取」、「網訂店送」服務。「一些大型的藥品流通企業依託第三方提供藥品倉儲配送等優質高效的服務,群眾買藥用葯更加便捷」。

在購買處方葯時,有平台在上傳處方旁標註非必填。圖片來源:新京報

「如果有患者來藥店買秋水仙鹼,我們通常都不敢多賣,還會反覆叮囑患者隨時注意身體變化,一旦出現任何不良反應就立即停止服藥,並去醫院檢查。」一位線下藥店的營業員說。

記者登錄「360健康」APP搜索發現,平台銷售的「醋酸曲安奈德注射液」、「玻璃酸鈉注射液」等3種注射液均來自進駐的網上藥店。在「風友匯」APP中,銷售有「復方清帶灌注液」,當記者嘗試購買時,同樣沒遇到限制。

據《藥品廣告審查發佈標準》規定,藥品廣告應當宣傳和引導合理用藥,不得直接或者間接慫恿任意、過量地購買和使用藥品。

「相對線下醫院以及藥房購買需要處方不同,線上平台的審核並不嚴格。」7月23日,曾多次在網上購買藥品的小林告訴記者,「在線醫生諮詢時,隨便找個理由,或者在網上找個處方單子提交,基本都能通過。」

2019年4月,《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二審稿新增規定「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藥品經營企業,不得通過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銷售處方葯」。

當記者選擇其中一款購買2盒共計40顆葯時,系統先是轉跳到一位「導診醫生」處,在簡單諮詢了患者年齡、性別以及是否在線下醫院就診后,系統再次轉跳到一位在線醫生的頁面當中。在線醫生對記者提出「姓名」、「此前是否使用過該藥品」、「有無不良反應」以及「有無過敏反應」等問題后,並沒有要求出示任何線下醫院的處方證明,很快彈出一份由平安(合肥)互聯網醫院所出示的電子處方箋。

「互聯網醫藥未來趨勢肯定是由國家來主導,構建一個從地方到全國性的處方共享平台。處方從醫院上傳后形成電子處方,每個電子處方有唯一的識別碼。」趙亮說,「由國家機構來搭建一個信息系統對處方進行審核,審核后再傳到藥店或者電商平台。用戶可以自己選擇去藥店取,或者有藥店配送。」

在線售葯APP調查:無處方可買處方葯、醫生諮詢環節存漏洞?

網上提交購葯申請,無需處方,或者簡單和在線醫生溝通,就可購買處方葯。新京報記者近日在多家網上購葯平台體驗發現,網絡售葯流程存在漏洞。

「如今在線購葯成為年輕用戶買葯新的趨勢,這一龐大的市場引得多家互聯網企業湧入。」7月23日,多年從事互聯網醫藥行業的張丹介紹。

今日关键词:电影中国女排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