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员工”模式缓解了餐饮企业的人力成本-德国新闻网站
点击关闭

用工海肴-共享员工”模式缓解了餐饮企业的人力成本-德国新闻网站

  • 时间:

3.6万治愈患者出院

雲海餚、青年餐廳員工在北京盒馬某門店上崗

每日優鮮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爆發以來,公司在上游供應側緊急協調各路資源,深入內蒙古、雲南、山東等產地協調貨源,形成了充足穩定的供應。但在產品進入分選加工環節時,公司也碰到了人手不足的問題。

可以看到的是,「共享員工」模式暫緩了餐飲業與用工需求方的燃眉之急,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服務眾包和用工平台等業務的發展。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了幾點憂慮,一是「共享員工」的准入門檻,不是每個崗位都可以做到「無縫對接」,到店就可上崗;其次,疫情期間,對員工的健康要求和審查更為嚴格,有的甚至需要隔離,安全問題如何保障;另外,對新加入員工的培訓也一定程度上抬高了雇傭方的用人成本,雇傭企業自身能否「消化」值得商榷。

目前,雲海餚正在探索建立門店三公里範圍內的社群服務站,利用現有的供應鏈和物流的優勢,幫助門店周邊的居民進行原材料、新鮮食材以及半成品等採購,通過社區團購送貨上門等方式增加收入。

雲海餚品牌總監陳娜表示,「疫情爆發后,我們加大了線上零售部分資源的投入,迅速組織人力建立分銷政策。接下來全國物流恢復之後,我們會繼續加大這部分的投入。因為現在我們零售商城、產品都已經是準備好了的,這次疫情之前我們這部分銷售每年有上千萬的交易額。」

共享員工只解燃眉之急 餐飲企業轉型自救

中新經緯從盒馬內部了解到,自2月3日,盒馬聯合雲海餚、西貝、探魚、青年餐廳等餐飲品牌達成「共享員工」的合作后,陸續有餐飲、酒店、影院、百貨、商場、出租、汽車租賃等32家企業加入進來。截止2月10日,已有合作企業員工1800餘人加入盒馬,正式上崗。

同樣,此前自曝「撐不過3個月」的西貝也把目光轉向線上。西貝董事長賈國龍在給內部員工的一封信中說,「我們逐漸開放外賣業務,現在已經有近200家門店外賣正在穩步運營,外賣業績也在不斷提升。」

根據中新經緯此前的調查報道,目前國內蔬菜、糧油等市場供應充足。但由於疫情影響,大多數人都選擇到商超購買新鮮食材自己做飯,所以各大超市、生鮮市場遇到了服務能力不足的情況。

「共享員工」模式一出,便受到供需雙方的歡迎。用胡秋根的話說就是「當天與合作方談妥,第二天就有員工來上班。」

目前,每日優鮮也開始了「共享員工」模式合作,西貝和眉州東坡不僅輸送了數百名員工,還提供倉庫,以按件計費的方式,為每日優鮮將毛菜加工成標品菜。目前兩家企業可在華北地區每天向每日優鮮提供10萬件商品,為消費者帶來穩定優質的蔬菜供應。

目前,盒馬有很大一部分業態屬於餐飲領域,在這一領域倒是具備一定管理經驗,對於與餐企的合作,盒馬自身並不覺得是挑戰,而是很有自信。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則認為,「共享員工」是一個新事物,資源的流動也絕不是完全自由的,只有施加適當的制度約束,才能保證資源流動的效率。一些效仿企業必須約定清楚各方的權利、義務與責任,尤其是管理制度、保障措施、法律風險與責任歸屬。對於未來「共享員工」平台的發展,有關部門可考慮出台「共享員工」相關規範,貼合行業變動進行更高效的監管,在保證員工合法權益的情況下提高效率。(中新經緯APP)

比如盒馬方面就要求,新加入的臨時員工要求是18歲以上、有健康證,在過去14天沒有發熱、咳嗽癥狀,以及完全符合國家政府相關規定的人員。這些人員會安排到相對比較簡單的工種,例如排面整理、倉庫整理、打包整貨等業務。

業內人士認為,共享員工不僅是一種應急措施,更是未來用工的趨勢。共享用工模式使得用人成本被分攤,解決企業現金流壓力。對於需求方而言,滿足用工方短時間內大量用工需求,解決緊缺人問題。

據胡秋根介紹,疫情爆發之後,消費者採購民生商品的需求激增,尤其是線上訂單量遠遠大於平時,雖然春節期間盒馬宣布不打烊、不漲價,全面開足馬力,但是各門店仍面臨用工壓力。如果有更多的工人來幫忙,意味着可以更好地服務更多的消費者。

解決雙向需求 「共享員工」一舉兩得

可見,共享員工模式不僅幫很多尚未復工的企業解決了閑置員工的短期工作問題,另一方面也切實緩解了像盒馬、每日優鮮這類企業的用工荒,可謂一舉兩得。

據了解,除了利用外賣服務外,還有不少餐飲店在門店外「賣菜」。眉州東坡在部分門店設置了「便民平價菜站」,出售新鮮蔬菜和食材給附近居民。既減少門店的損失,也為附近居民提供便利。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日前就推出了「藍海」就業共享平台,全國各地餐飲商戶可統一為員工就近報名臨時「轉行」。

疫情期間,很多盒馬一線員工主動表示願意加班,犧牲掉了原本正常的排班和休息。而在雲海餚等餐飲企業員工進來支援后,盒馬員工也能得到一部份休整。截止2月10日,已有合作企業員工1800餘人加入盒馬,正式上崗。

對於聯想這樣的製造類企業而言,用人成本更高。目前,聯想的「共享員工」計劃已有超過500人報名,新員工大概會經過3-5天培訓之後上崗,因為是短期臨時工崗位,聯想提供的是電腦、手機、服務器的組裝和包裝產線等相對技術門檻沒有那麼高的工作崗位。

應急之舉還是全新業態?共享員工尚需法律規範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在內部信中表示,「只要能夠儘快恢復生產,我們就有能力先以海外市場來持續驅動國內供應鏈的正常運行。聯想集團各地的工廠將優先雇傭停工中小企業的閑置員工,幫助中小企業解決燃眉之急,盡到幫扶義務。」

而像配送員這樣的崗位就要求比較高,這個崗位需要對門店周邊的環境,甚至每一棟樓都非常熟悉。之後怎麼去接觸顧客,這方面的防疫培訓要比在門店崗位高很多,整個培訓的時間會更長一點。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12日電 「在發佈與雲海餚並肩作戰的信息后,盒馬對接人的電話被打爆。」盒馬全國經營管理總經理胡秋根這樣形容「共享員工」模式的受歡迎程度。疫情之下,一邊是暫停營業對外「呼救」的餐飲企業,另一邊是人力不足的生鮮及配送企業,雙方一拍即合。

哪些工種能共享?「高門檻」崗位難放開

「共享員工」模式緩解了餐飲企業的人力成本,但收入問題還未解決。對此,一些傳統餐飲企業也開始嘗試向線上零售領域轉型。

另一方面,盒馬2月8日開始與上海大眾出行在上海部分門店測試汽車配送,在要求較高的配送環節探索嘗試。據盒馬方面稱,與電瓶車配送相比,汽車一次配送可以帶出2-3倍的訂單。

今日关键词:东京迪士尼将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