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留抵退税地方分担机制从今年9月正式调整-建材资讯
点击关闭

35%资金-增值税留抵退税地方分担机制从今年9月正式调整-建材资讯

  • 时间:

江苏卫视春晚阵容

10月9日,國務院印發《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后調整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推進方案》,對地方增值稅留抵退稅50%採取均衡負擔機制,緩解部分地區留抵退稅壓力。而前述《通知》,則是對這一內容更加細化和可操作。

原標題: 百億級地方稅收利益調整來了!發達省份或承擔更多退稅

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分擔機制從今年9月正式調整,按照去年規模測算至少涉及400億元資金,今年規模或更大

近日財政部公布了《關於調整完善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分擔機制及預算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從今年9月份開始,正式調整了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分擔機制。簡單說,增值稅「誰徵收、誰退還」,這就很大程度上避免出現一種極不合理的情形,即發達地區徵稅,卻由欠發達地區退稅。

試點效果不錯,增值稅留抵退稅範圍進一步擴大。今年財稅部門發文明確,從4月1日起,試行增值稅期末留抵稅額退稅制度,符合條件的納稅人可以向主管稅務機關申請退還增量留抵稅額。9月份開始不少地方製造業企業就拿到了退稅。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告訴第一財經,完善增值稅留抵退稅制度關鍵在於收入分配的調整,由於退稅的分擔機制涉及中央與地方,地方與地方之間的關係,因此需要用預算管理去落實。《通知》明確了預算的科目,調庫,監管等重要事項,明確了各自的分擔責任,更好地落實上述國務院方案。

在2018年以前,企業的增值稅留抵稅款只能結轉下期抵扣,而不退還給企業,這就佔用了企業現金流,這對前期投資巨大且短期無法銷售產品的高科技重資產企業十分不利,也不符合國際慣例。

為了減輕企業負擔,改善企業現金流,2018年財稅部門對部分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試點增值稅留抵稅款,有條件予以退稅。

信永中和會計事務所重慶分所合伙人張莉娟認為,最終留抵退稅的進度還依賴於當地政府預算。如果預算金額不足,企業留抵退稅需要排隊等待。

增值稅留抵退稅分擔不均中國第一大稅種增值稅年收入已經站上6萬億元台階,政策一舉一動不僅牽動着千萬家企業,更事關各地財政「錢袋子」,畢竟增值稅的一半收入是歸地方。

一位中部高新技術園區政府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抱怨,園區高新技術企業多,採購先進設備投入很大,有大量進項稅額,但這些稅是別的地方收取,卻需要當地來退稅,財政壓力十分大。

另一位中部省份財政廳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具體承擔多少退稅還要看具體情況,不過今年來看本省退稅會少負擔些。

按照去年退稅(1148.5億元)金額測算,35%的部分將涉及財政資金約400億元。今年增值稅留抵退稅範圍更廣,可能涉及財政資金額度更大。

國務院啟動新一輪地方稅收利益調整,涉及金額至少是百億級,目的是讓各地增值稅留抵退稅更加合理公平,確保減稅舉措落地。

增值稅留抵退稅企業受益,但一些地方政府卻犯難,甚至導致一些基層財政支出壓力很大,有些地方受限於財力無錢可退,影響這一新政更好地落地。

「具體哪個省份會承擔更多的增值稅退稅還取決於產業結構,經濟體量以及經濟的外向程度,當然投資規模增大也會導致進項增加。不過此次國務院《方案》已通過分擔機制的調整平衡了一部分的差異。」李旭紅。

《通知》中最關鍵的一條內容是, 自2019年9月1日起,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分擔的50%部分,15%由企業所在地分擔,35%由各地按增值稅分享額佔地方分享總額比重分擔,該比重由財政部根據上年各地區實際分享增值稅收入情況計算確定。具體操作時,15%部分由企業所在省份直接退付,35%部分先由企業所在地省級財政墊付,墊付少於應分擔的部分由企業所在地省級財政通過調庫方式按月調給中央財政,墊付多於應分擔的部分由中央財政通過調庫方式按月調給企業所在地省級財政。

由於增值稅收入中央與地方是五五分成,因此退稅部分地方也只需要承擔其中的50%。在地方承擔的50%退稅中,這次退稅調整僅針對地方的35%墊付部分。施正文給第一財經記者舉例,假設今年9月份,沿海發達地區的A省35%退稅墊付部分是50億元,但根據它上一年實際分享增值稅收入比重來計算,這部分實際承擔應該是90億元,那麼A省就還需要向中央上繳少墊付的40億元。假設另一個B省35%退稅墊付部分是30億元,但按比例測算這部分它實際只需要繳納10億元,那麼中央會把多於應分擔的20億元退給B省。這樣中央財政就起到一個「抽肥補瘦」效果。

發達地區承擔更多退稅為了讓退稅更加公平合理,減輕一些退稅較多的基層財政壓力,國務院正式出手。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教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增值稅是鏈條稅,取得收入的地方與退稅的地方不完全一致,這就出現A省收稅,B省退稅不合理情形。這次對35%增值稅留抵退稅金額進行按各地實際增值稅分享收入比例分擔,實質上就是增值稅收入越多的地方,退稅也應承擔更多,總體來看沿海發達省份可能會承擔更多退稅。這使得退稅制度更加公平合理,也讓這一政策更好地落地。

隨着今年增值稅留抵退稅全面推開,這一問題也亟待解決。

稅務總局數據顯示,截至去年9月,增值稅留抵稅款已實際退稅1148.5億元,這有效緩解了企業的資金壓力。

《通知》要求,各地區省級財政部門要結合省以下財政體制及財力狀況,合理確定省以下留抵退稅分擔機制,提高效率,切實減輕基層財政退稅壓力,確保留抵退稅及時退付。

除了各省之間的增值稅留抵退稅利益分擔機制會調整,各省內部也將掀起一輪調整。

一位東部發達省份政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具體承擔多少退稅還需要測算,但理論上來說該省會承擔更多的退稅。

公司財務負責人蕭浩國說,欣益興一廠二期項目需要不斷的資金補充,剛新建了廠房,購置了生產線,企業面臨的資金運轉壓力特別大,我們都在想方設法籌集生產資金,沒想今年2200萬稅款不到1個月就退到了企業賬上,真的對於我們企業發展來說是莫大的支持。

所謂增值稅留抵稅款,是指納稅人當期銷項稅款不足以彌補其進項稅款時的差額。

比如,生產汽車線路板的黃石欣益興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近些年轉型升級,在廠房施工建設、在建工程和生產線投入較多,相對留抵稅額較大。受益於這兩年增值稅留抵退稅新政,企業去年享受了5600萬元留抵退稅,而今年9月又享受了2200萬元退稅。

施正文認為,要切實減輕基層財政壓力,這也就要求省級政府要多承擔些退稅金額。

今日关键词:哈里放弃王室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