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发代理申请指南-最新汽车资讯
点击关闭

公司产业-2018年至2019年政信信托违约事件有:2018年初-最新汽车资讯

  • 时间:

作家邦达列夫逝世

但伴隨規模的持續增加,風險也呈增長趨勢。《金融時報》記者根據公開資料整理,2018年至2019年政信信託違約事件有:2018年初,雲南某城投公司信託貸款未能如期償還;國通信託(原方正東亞信託)此前發行的「方正東亞-方興309號韓城城投集合信託計劃」延期兌付;2019年3月,中江信託·金馬547號蓬溪縣金福實業信託計劃延期;中江信託·金馬508號春暉投資營收賬款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違約;2019年4月,青海省投資集團爆雷等。

本報記者胡萍雲南信託發佈的《2019年第三季度信託業發展概況簡析》顯示,2019年三季度,投向基礎產業的信託產品發行規模為1594.16億元,環比增加232.92億元,增幅為17.11%。

從基礎產業類信託產品收益來看,2017年、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11月19日的數據分別是6.95%、8.42%和8.50%。中誠信託的研究顯示,自2018年7月起,基礎產業投向集合信託產品平均收益率從8.38%攀升到2019年2月的8.85%,之後緩慢振蕩回落至8月的8.45%,但仍然處於較高歷史點位。

用益信託網數據顯示,自2018年7月起,基礎產業投向信託產品成立規模快速增長,由最初7月的111.79億元增長到2019年3月的590.06億元。之後連續兩個月回落至334.03億元,隨後又持續攀升至8月的401.00億元。

邢成認為應注意五個方面:第一,部分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債務率、擔保抵押情況等相對不透明,去年,某些地方暴露GDP造假,相關數據真實性是投資人需要考慮的問題;第二,受地方政治生態影響,依賴管理方談判能力,在2018年逾期的政信信託中,有一種違約原因屬於「新官不理舊賬」,原地方領導離任或者違紀后,如遇到資金問題,新任領導不積極處理而導致違約;第三,信託計劃「短」期限與基建類項目「長」周期不相吻合,融資成本相對較高;第四,集合類信託計劃的融資規模偏小,難以獨立完成對大型基建項目的融資,在一些融資項目中,信託公司甚至可能因為募集資金規模過小而喪失參与項目投資的機會;第五,信託產品的流動性不足,轉讓成本相對較高,國內信託財產登記制度的缺失,從根本上制約了信託權益的流通。與此同時,缺少統一的信託交易平台,客觀上造成了投資者無法像證券投資基金那樣自由地進行申購、贖回;受託人也很難在信託存續期內,將固化投資以資產證券化的形式打包變現並返還委託人。

有業內人士稱,政信信託業務發行增多,主要是宏觀經濟、監管政策等疊加導致,但加碼政信業務仍需注意幾大風險。

據相關統計,今年上半年已有23款政信產品無法按時償還貸款本息而違約(包含信託、私募基金等所有非標融資類產品),而2018年全年的數量僅有23款。信託業內人士認為,這一數據是根據公開新聞報道而得,可能並不十分準確,但大體反映出違約增加的趨勢。23款違約產品主要涉及貴州、內蒙、雲南、青海、陝西、四川、寧夏、湖南等經濟欠發達省或自治區,這也就意味着這些地方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需求較大,且地方財政收入相對薄弱。

此外,近幾年,信託公司對基礎產業信託的開展方式進行了創新,以進一步適應外部市場環境的變化。比如,對於「信託項目基金化」「以PPP模式參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信託公司都在嘗試。

在官方數據發佈之前,市場研究機構統計出的數據似已表明,信託公司加大了投向基礎產業信託的力度。據用益信託研究員帥國讓介紹,地方政府通過融資平台藉助信託融資,用於基礎產業領域的信託計劃,比如交通、水利、城市基礎設施、基礎工業等被稱為政信信託業務。

資料顯示,在2008年~2012年期間,參与政信產品發行的信託機構就呈逐年遞增趨勢。在2008年裡推出政信合作產品的僅有百瑞信託、長安信託、國元信託、湖南信託、崑崙信託等10家信託機構,到2009年已發展為17家,參与機構數增速達到70%;2010年增至28家,較上年增長64.7%;2011年已達到32家,較上年增長14.3%。

邢成認為,政信合作業務受政策影響較為明顯,比如《國務院辦公廳關於保持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的指導意見》出台,提示地方政府化解隱性債務風險,防範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由此,增強了金融機構對平台公司融資的信心,信政合作業務迎來政策「拐點」。而今年年初以來,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明顯提速,在2019年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要求實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城市停車場、城鄉冷鏈物流設施建設等補短板工程,加快推進信息網絡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這些都導致流向基礎產業的信託資金進一步增加。

量價齊升但潛在風險有所提高基於政信信託投向之一基礎設施建設產品的收益率和發行情況,也能間接印證政信信託的發展現狀。

政信信託業務的起伏政信信託業務早已有之。中國人民大學信託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政信類信託業務,是國內現有信託業務的起源性業務。其實,從2003年開始,一批信託公司以政信類業務作為突破口,摸索出中國信託公司新的業務經營模式,形成以投融資為手段的理財方式,後來逐步派生出房地產信託、證券投資信託和工商企業類信託等多類型的信託業務,並一直是眾多信託公司最主要的業務類型和收入來源之一。」

由於隱含政府信用的關係,政信類信託項目一直被認為是安全性較高的產品,2012年至2013年,政信類信託實現爆髮式增長。但自2014年國務院發佈《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之後,中央對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的規範力度就已持續加大,地方政府融資受到限制。受此影響,基礎產業信託增速放緩,因此,2014年~2018年在信託資產總額中的佔比逐年降低。2018年年末,基礎產業信託餘額為2.76萬億元,全年新增規模為4316億元。

政信信託業務需注意的問題中國信託業協會發佈的《中國信託業發展報告》顯示,在我國持續推進城鎮化的過程中,基礎產業建設需要持續投入,基礎設施投資增長為基礎產業信託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機遇。那麼,隨着政策信託業務規模不斷釋放,需注意哪些問題以防範風險呢?

普益標準數據統計,9月份投向基礎設施的信託發行數量為465款,佔比為31.57%;10月份投向基礎設施的發行數量為529款,佔比為30.99%,其佔比均為第一名。

今日关键词:周俊院士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