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投-云阳新闻
点击关闭

2018有限公司-2017年上述景峰制药合并报表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6.02%-云阳新闻

  • 时间:

朝鲜实施重大试验

公告顯示,大連德澤成立於1998年7月17日,經營期限20年,至2018年7月16日屆滿。大連德澤主要從事欖香烯原料生產,為其全資子公司大連金港提供原料,大連金港為大連德澤的唯一銷售客戶。2015年以來,大連德澤均為景峰醫藥最賺錢的非全資子公司,2015年-2018年年報顯示,大連德澤實現凈利潤分別為5065.62萬元、7001.24萬元、8994.57萬元和9940.50萬元。

2019年一季報顯示,景峰醫藥實現營業收入2.95億元,同比下降23.0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919.65億元,同比增長26.84%,體現其真正經營水平的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后凈利潤為-5395.53萬元,同比下降1017.71%。

然而,收購完成後不久,景峰醫藥與謝恬之間產生了專利權糾紛。此後景峰醫藥與大連德澤二股東浙江德清慧君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德清慧君」)之間的糾紛升級,德清慧君反對大連德澤延長經營期限。這期間的2018年6月1日,大連德澤「因提交虛假證明件或採取其他欺詐手段隱瞞重要事實取得公司登記」受到大連金普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

與此同時,包括高管在內眾多股東在密集減持。截至2018年6月29日,時任景峰醫藥副總裁、總會計師的叢樹芬減持景峰醫藥0.086%的股份,套現362.13萬元,減持過後仍持有景峰醫藥0.26%的股權;截至2018年7月11日,簡衛光減持0.51%的股權,套現1968.46萬元,減持過後仍持有景峰醫藥8.27%的股權;截至2018年7月11日,歐陽艷麗減持景峰醫藥0.13%的股權,套現594.09萬元,減持過後仍持有景峰醫藥0.9%的股權;截至2018年7月31日,劉華減持景峰醫藥1%的股權,套現3792.19萬元,減持后持有景峰醫藥2.66%的股權;截至7月17日,張慧減持景峰醫藥0.11%的股權,套現471萬元,減持后持有景峰醫藥4.14%的股權。

6月初,收到年報問詢函的景峰醫藥還被列入了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名單。

6月5日,簡衛光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常務副總裁職務及公司下屬子公司中擔任的各項職務。辭職后,簡衛光不再擔任公司及下屬子公司任何職務。

2017年上述景峰製藥合併報表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同比下降26.02%。景峰醫藥稱,其中之一是:受市場環境影響,且公司藥品銷售價格下滑,為保住市場,公司進行營銷改革,通過加強專業的學術推廣、市場准入和招標工作,不斷推進營銷網絡的覆蓋,營銷渠道下沉,逐步實現代理管控向自控渠道的轉變,以促進終端上量,因此導致銷售費用上漲。景峰醫藥2016年-2018年銷售費用分別為12.43億、13.50億、11.98億。其中,2017年銷售費用占營收比重為52.2%,2018年為46.33%;而製藥行業平均值為25.11%。

大連德澤的經營期限屆滿前,大連德澤已分別於2018年4月24日和5月14日召開了兩次股東大會會議,審議「公司關於延長經營期限的議案」,且提出以合理價格回購或者由景峰製藥以合理價格購買的方式,為德清慧君提供退出渠道,均被德清慧君反對。景峰製藥將德清慧君訴諸法庭。此時,德清慧君持有大連德澤40%的股權,德清慧君的大股東為謝惠芬,其持股比例為90%,邵錦耀持有德清慧君10%的股權,新京報記者於7月19日下午致電德清慧君,工作人員表示不方便透露謝惠芬與謝恬之間的關係,但此前公告顯示,德清慧君系謝恬能夠實施重大影響的有限合夥企業。

6月6日,深交所下發了年報問詢函,詢問了業績承諾期一過景峰醫藥業績呈現斷崖式下降的原因。景峰醫藥回應稱,業績承諾主體景峰製藥合併報表的凈利潤高於景峰醫藥合併報表的凈利潤;2017年,景峰醫藥合併報表實現歸母凈利潤1.62億元,除包括上述業績承諾主體景峰製藥合併報表歸母凈利潤3億元外,還包含景峰醫藥母公司歸母凈利潤-0.99億元,Sungen Pharma歸母凈利潤-0.22億元,金沙醫院歸母凈利潤931.42萬元,雲南聯頓骨科醫院有限公司及雲南聯頓婦產醫院有限公司歸母凈利潤-2565.37萬元等。

記者注意到,作為大連德澤的唯一銷售客戶及全資子公司大連金港曾於2018年7月3日因超過排放標準或者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污染物被大連金普新區環境保護局處以罰款處罰。

與此同時,2018年7月至今,景峰醫藥共計4名董事、高管密集離職,其中不乏益佰製藥的老臣簡衛光、歐陽艷麗等人。

2018年7月11日,歐陽艷麗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董事會秘書職務及公司下屬子公司中擔任的各項職務,並相應辭去董事會下設委員會職務。辭職后,歐陽艷麗不再擔任公司及下屬子公司任何職務。歐陽艷麗曾擔任益佰製藥證券事務代表,參与了景峰醫藥借殼時的定增。

年報問詢函還涉及向關聯方景澤生物預付款項問題:2018年度報告期初你公司向關聯方景澤生物預付款項餘額為6480萬元,報告期增加330萬元並償還2430萬元,期末向其預付款項餘額為4380萬元,形成原因是向其購買技術。深交所要求其說明購買上述臨床試驗批件或接受相關技術服務的進展情況,包括但不限於資料移交、服務提供情況以及付款進展情況;期初、期末對景澤生物預付款項的構成明細以及報告期景澤生物向你公司償還2430萬元的原因,你公司是否對景澤生物提供了財務資助?

在年報問詢函中,深交所還問詢:重組標的業績承諾期后是否存在某個或某幾個主要客戶收入大幅下滑情形,在回復問詢函時,景峰醫藥稱,重組標的2016年前十大客戶中2017度收入下滑超過50%的共計4家。

多位老臣離職,多股東減持2018年7月至今,景峰醫藥共計4名董事、高管密集離職,其中不乏益佰製藥的老臣簡衛光、歐陽艷麗等人。

借殼時,景峰醫藥方面做出了業績承諾,2014年-2016年景峰醫藥合併報表的凈利潤分別為20930.78萬元、28123.45萬元和35738.93萬元,景峰醫藥完成了業績承諾。業績承諾期剛過,景峰醫藥業績大幅下降,2017年景峰醫藥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62億元,同比下降-52.33%,2018年景峰醫藥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87億元,和業績承諾期差距依然明顯。

1995年,葉湘武與第一任妻子竇啟玲共同創立了益佰製藥,2004年9月益佰製藥上市。2014年12月,離開益佰製藥的葉湘武帶領景峰醫藥借殼天一科技上市,這次一同與葉湘武登上資本市場的有益佰製藥的老臣簡衛光、李彤等人,同時還有葉湘武的妻子張慧和女兒葉高靜。

2018年8月,在大連德澤營業期限屆滿的關鍵時刻,大連德澤的二股東德清慧君發起反擊。

借殼上市不久,2015年1月26日,景峰醫藥通過全資子公司上海景峰製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景峰製藥」)與大連德澤股東浙江德清弘琪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德清慧君以及大連德澤實際控制人謝恬簽訂了股權轉讓及增資協議,景峰醫藥以一攬子方式完成了對大連德澤葯業有限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大連華立金港葯業有限公司53%股權的收購。

最重要子公司大連德澤股東內訌已持續多年,在此期間,天眼查信息顯示,2018年6月1日,景峰醫藥最賺錢的非全資子公司大連德澤葯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連德澤」)因「提交虛假證明件或採取其他欺詐手段隱瞞重要事實取得公司登記」受到大連金普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

7月10日,景峰醫藥擬與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下稱「中國長城資產湖南分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下一步景峰醫藥將走向何方?

從年報問詢函及景峰醫藥回復看,景峰醫藥近年來業績波動較大,借殼上市的2014年,其歸母凈利潤曾一度增長85.65%,其後增幅持續下滑,業績承諾期屆滿后的2017年,其歸母凈利潤曾一度「腰斬」,2018年歸母凈利潤也未回到承諾期的高光時刻。2017年,前十大重要客戶中也有4家營收下滑超50%。

在回復深交所的年報問詢函中,景峰醫藥表示,公司未對景澤生物提供財務資助,獨董發表意見表示,公司的投資款不存在被關聯方非經營性佔用或挪用的情形或風險。

業績承諾期剛過景峰醫藥業績腰斬,2018年年報被問詢

2019年3月18日,大連德澤召開股東會,參會股東就經營期限延長達成和解,一致同意延長大連德澤經營期限。7月19日,新京報記者就大連德澤的持續經營問題致電景峰醫藥董秘辦,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與德清慧君之間的糾紛已經和解,大連德澤處於正常經營中。德清慧君工作人員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了景峰醫藥董秘辦的說法。

收購後遺症:子公司大連德澤股東內訌多年,當年因提交虛假證明等被罰

今日关键词:金秀贤将成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