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便有经营层开始着手转卖公司位于广鹿岛的相关资产-艺术资讯
点击关闭

交易资产-獐子岛便有经营层开始着手转卖公司位于广鹿岛的相关资产-艺术资讯

  • 时间:

医院启动患者筛查

內部人士:買方兩月前已着手資產交接

「若要進行輕資產運作,為何不處理一些其他『重包袱』?在近幾次獐子島的董事會、年會和半年總結中,我都提出建議,要剝離一些『不必要』的資產。」羅偉新表示,公司着急回籠資金,但很多虧損的公司至今都沒有處理。

此外,記者梳理髮現,此次獐子島執意轉讓資產,背後理由的確顯得有些單薄。公告中多次提及,轉讓廣鹿島相關資產是為了配合其瘦身計劃,降低資產負債率,並將廣鹿島的經營業務由「底播海參增養殖」模式調整為「整合養殖資源」的「養殖業戶+公司」的輕資產運營模式,進一步優化資產結構,提升運營質量。

對於獐子島本次的「賣海求生」,除了交易所持續關注,公司內部也議論紛紛。而不同於深交所質疑產品評估值毛利過高,一位接近獐子島決策層的內部人士反而直言,廣鹿分公司「不該賣」「賣虧了」。

首付款已到賬,但交易方公司尚未實繳註冊資本

對此,獐子島曾表示,公司仍處在調查預處罰待聽證期間,由於會計師及獨立財務顧問對公司「最近三年的業績真實性和會計處理合規性,是否存在虛假交易」等情形沒有發表明確意見,因此交易雙方同意終止資產出售事項。

對此,獐子島解釋稱,本次評估的海參既包括成品參,也包括還沒有長成的海參苗,因此評估值要考慮苗種海參未來成長所帶來的毛利率提升。另一方面,本次評估範圍內部分海參尚未長成成品參,後續還將發生成本支出,因此其賬面成本低於廣鹿分公司最近3年平均賬面成本。

另一個爭議點在於,轉讓標的評估價值是否合理。公告顯示,4宗海域使用的租賃權暨海底存貨評估值合計1.04億元,較賬麵價值增值490.85%。其中,產品預計銷售收入減賬麵價值及預計捕撈、運輸費后的毛利率約為77%,遠高於近3年廣鹿分公司底播海參毛利的水平。此外,本次評估海參平均單價為268.69元/公斤,遠高於廣鹿分公司最近3個年度173.10元/公斤的平均價格。

記者注意到,本次交易為買方公司墊付首付款的自然人高達12位之多,其中除了買方公司的實控人,亦有其「朋友」和未表明關聯關係的多位自然人。

按照獐子島公告和其對交易所的回復,本次交易的4家買方公司均成立於2019年12月23日之後,創建時間不足半月,與公司董監高不存在關聯關係。雖然交易首付款已到位,但截至2020年1月9日,上述公司尚未實繳註冊資本,且交易首付款系各公司實控人及關聯人等墊付。

但查看獐子島過去的年度報告不難發現,在公司一眾子公司和股權投資項目中,對公司業績造成拖累的不勝枚舉。僅在2018年,對獐子島凈利潤影響達10%以上的參股公司中,虧損的便有6家。

對於交易引發的爭議,記者也多次致電獐子島董秘辦,但始終無人接聽。

在連續三次大規模扇貝災害之後,素有「黃海明珠」之稱的獐子島不得不開啟「賣海瘦身」的計劃,除了廣鹿島的4宗海域、累計1175公頃的海域承租權,獐子島亦擬轉讓其中數10萬公斤的底播海參存貨。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海參的評估基準日為2019年12月25日,恰處於冬季海參銷售旺季,市場價亦為全年中較高水平。而獐子島對此給出的評估師意見則為,評估基準日海參的市場價格取決於市場環境,不同基準日資產交易受當時市場狀況影響可能存在價格差異。本次評估根據基準日時點市場價格定價,不需要考慮已過時的經營數據。

而在重組告吹的情況下,獐子島似乎已在「賣海瘦身」這條路上越走越遠。多位接近獐子島決策層的人士對記者表示,除轉讓廣鹿分公司資產之外,獐子島眼下還在謀划對庄河分公司和烏蟒島分公司海域等資產的轉讓。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獐子島曾披露了一項重組計劃,擬以2.35億元出售子公司大連新中海產食品有限公司和新中日本株式會社的相關股權。但不到一個月時間,這項重組計劃便宣告失敗。

這份簡短的轉讓海域公告不僅引發交易所關注,公司內部對於本次交易的質疑聲也與日俱增。

「公司把廠房、海底存貨都賣了,表面看着盈利,其實是很虧的。」該內部人士透露,去年3月後,獐子島便有經營層開始着手轉賣公司位於廣鹿島的相關資產。其還和既定買家承諾,2019年夏季過後不再采捕海參,獐子島將原封不動地把海域使用權和存貨轉讓給對方。而買方的工作人員早在兩個月前便入駐了廣鹿分公司並着手資產交接事項。

記者注意到,儘管2019年A股整體出現了較大幅度反彈,但經營不斷「爆雷」的獐子島,其股價卻不斷走低。2019年11月18日,公司股價創出上市以來的新低2.36元/股,隨後有所反彈。截至1月13日,獐子島股價收報2.77元/股,公司市值不足20億元。

近年飽受爭議的獐子島(002069,SZ)依舊在變賣資產、「瘦身」自救。這一次,靠海吃飯的獐子島決定變賣位於廣鹿島的4宗海域使用租賃權,以及價值不菲的海底存貨。這筆1.005億元的交易預計將為獐子島增加凈利約7100萬元。

根據公司1月3日晚披露的信息,本次資產轉讓價款合計為1.005億元,價格系以評估值為參考並經過交易雙方的談判協商。而交易目的則是為了獐子島加快推行「瘦身」計劃,降低資產負債率,進一步控制養殖風險。

據該內部人士測算,眼下廣鹿島相關海域中,存貨量是非常可觀的。正常經營的前提下,買家接管了這片海域和存貨,不出幾年便可回本。

投下反對票提出公開質疑的獐子島董事羅偉新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獐子島在這個時間點賣資產,買方又是一系列剛「突擊」成立的公司,外界的質疑和他本人的疑慮也是一致的,即這個交易很像是「精心設計」的。

此舉不僅引發監管層兩次發函關注,公司內部也不斷傳出質疑之聲。除了董事羅偉新公開反對,一位接近獐子島決策層的內部人士也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其看來,這次交易的海域和存貨在公司內部尚屬優質資產,獐子島賣資產並非賣得貴了,而是「賤賣」。「公司要瘦身,為什麼不賣不掙錢的地方,卻挑着掙錢的去甩賣?」提起此事,其難掩氣憤。

他對記者表示,對比近年來多次遭災的扇貝業務,公司的底播海參始終穩定經營,風險是基本可控的。而廣鹿分公司目前是獐子島底播海參業務的主要經營主體。近幾年,廣鹿分公司一直能為獐子島帶來不菲的利潤。

爭議之一在於本次獐子島「賣海」交易對手的身份。記者注意到,在這筆交易對價上億元的大生意中,獐子島對買方的選擇顯得大胆且倉促。

今日关键词:王蔷无缘澳网八强